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趣闻 > 从两大古典名著看西门庆如何算计女人

从两大古典名著看西门庆如何算计女人

日期:2018-04-11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水浒传》和《金瓶梅》两部古典小说中写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其中精通算计女人之道的好色之徒也不在少数,上有九五至尊的皇帝,下有芸芸众生的百姓。那么在《水浒传》和《金瓶梅》两部书里的这些好色之徒中,谁又是算计女人最高手呢?读中国古代历史,了解更多历史真相——

从两大古典名著看西门庆如何算计女人

新版《水浒传》西门庆和潘金莲剧照

通观《水浒传》和《金瓶梅》两部全书,西门庆可谓是众多好色之徒中“性商”最高手!西门庆不仅有钱有势,而且很有“艳福”,而这些“艳福”也大概是不少男人的梦想。西门庆不但拥有众多的女人,还有一些女人似乎等着他去拥有。从这点来看,西门庆在当时应该是个很招女人喜欢的男人。而西门庆的那些女人们,也并不是都是为了权势和金钱。人们从西门庆的“艳福”中可以看出他算计女人的手段的高超。那么,西门庆究竟有什么样的算计女人的高超手段呢?这要从西门庆的“性商”说起。

说到“性商”,那就要首先弄清什么是“性商”?简单地说,“性商”就是算计女人的技巧和谋略。因而作为男人,有权有势很重要,但最为重要的是拥有灵活务实的算计女人的技巧。即便一个男人有钱有势,如果缺乏必要的技巧,不仅会在有些女人面前也许会“败走麦城”,而且反被有些“性商”高的女人给算计了。

《水浒传》中地位最高的要数宋徽宗赵佶了。他贵为九五至尊,不仅有钱有势,而且享有生杀予夺大权,然而他一直心爱的女人李师师却跟浪子燕青私奔了。梁山一百单八名好汉中,最好色的莫过于矮脚虎王矮虎了,但他对待女人的办法也只是强取豪夺。他在《水浒传》第三十二回“武行者醉打孔亮,锦毛虎义释宋江”一章中抢夺清风寨刘高的夫人就是一例。还有那个“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的花花太岁高衙内,好色之极,无可复加。他见到林冲娘子,心中好生着迷,但他使出的不是下三滥的欺骗手段,就是利用公权力高压威逼的强力措施,弄得林冲一门家破人亡,结果他也没能如愿以偿。而西门庆就不一样了,跟他的女人大都是自觉自愿的,甚至死心塌地的。潘金莲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宁愿担着杀人害生的血海干系,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也要跟西门庆在一起。还有那个李瓶儿,老公是西门庆的生意伙伴,钱自然也不会少,可是她好好的大老婆不当,偏要做西门庆的小老婆,可见,西门庆有的不光是钱,而女人也不都是这么现实。钱财势力只能让女人另眼相看,而拥有算计女人的技巧才能令女人陷入沉溺和迷乱。

十个男人九个花,就男人的本性而言,对金钱、权力以及性的趋向性认同,仅有的差异也只是一个机会和胆量的问题。十个男人九个花,花心未必意味着付诸行动,风流成性的男人终究不多,而西门庆可以说是历代作家笔下的从古到今中国男人中“性商”指数最高的典型。

西门庆的“性商”的哲学就是以性欲的满足、肉体的快乐、感官的愉悦为根本追求,把人生的快乐建筑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之上。更重要是这种肉欲追求是绝对心无旁骛的。西门庆的这种做法也许显得不够崇高,却能给女人真实的快乐。因而使许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

至于在手段上,西门庆最拿手的大概就是讨好女人,赞美女人的外貌,这让女人最喜欢听的话,以此接近女人。熟悉之后,适时地性骚扰,让女人不好意思直截了当的拒绝。等女人的情欲被唤醒,开始水到渠成地以行鱼水之欢。

《水浒传》第二十四回“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中有一段描写,足以见西门庆获取女人之心的高超手段:

且说西门庆自在房里,便斟酒来劝那妇人,却把袖子在桌上一拂,把那双箸拂落地下。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箸正落在妇人脚边。西门庆连忙蹲身下去拾,只见那妇人尖尖的一双小脚儿,正在箸边。西门庆且不拾箸,便去那妇人绣花鞋儿上捏一把。那妇人便笑将起来,说道:“官人休要罗唣!你真个要勾搭我?”西门庆便跪下道:“只是娘子作成小生。”那妇人便把西门庆搂将起来。

这一段酣畅淋漓地精彩描写,充分说明西门庆对女人花的是心思,玩的是技巧,而不是低俗简单的钱色交易。

从潘金莲的对西门庆的看法上,也可以看出西门庆的“性商”非同一般。她对西门庆的看法是,“因为作为一个女人,我可以从你身上得到很多从其它男人身上所得不到的东西:你的强壮和温柔,你的激情和持久;你给我带来了多少的快乐享受、欢歌燕语、颠鸾倒凤、巫山云雨等等一切人世间所能够感受到的快乐的极致。我是多么地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和和美美,恩恩爱爱,齐心协力,传宗接代。”如此这般,潘金莲又怎能不放弃武大郎而追求西门大官人呢?

西门庆不仅“性商”高超,而且智商也非同一般,堪称以智商发家致富的高手。这只要从他精心打造的“纳妾致富工程”上便可见一斑。

小说《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潘金莲兰汤邀午战”一章中,“吴神仙”给西门庆看相时,说他“一生多得妻财”,真是一语中的。而西门庆对此自然心领神会,纳妾得财,确实是西门庆的致富手段之一。

别以为西门庆仅仅是一个“性商”高超的好色之徒,以貌取人便是他娶妻纳妾的唯一标准;作为以经商起家的西门大官人,他一只眼盯着女人的漂亮的脸蛋,一只眼盯着女人的鼓起钱袋。于是设下锦囊妙计,精心打造起一个与众不同的“纳妾工程”。这个“纳妾工程”最经典的项目之一,便是娶三娘孟玉楼和娶六娘李瓶儿。

孟玉楼是清河县布商杨老板的遗孀,丈夫给她留下“一份好钱”,其中仅贵重的“南京拔步床”就有两张,而装得满满的衣箱也有四五只,那金银首饰不用说,手中的现银就有上千两,此外还有两三百筒细布……折合白银几千两。这对于处在自己私营企业发展时期、手头银根正紧的西门庆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因此,他从媒人那里得知孟玉楼的财力后,还没见到人,西门庆已是满口答应了这门婚事。为了把这笔财产弄到手,西门庆还花费了一番心思。他收买了孟玉楼前夫的姑母,扫清了孟玉楼再嫁的障碍,终于如愿以偿。搬嫁妆时,西门庆生怕人手不够,不但派出家中的仆人小厮,还从守备府借来一二十个军卒,连抢带夺把杨家的财产搬进自家的豪宅。那场面,更像是明火执仗的白日打劫!

其实,孟玉楼还不算最富的女人,六娘李瓶儿才是西门庆众妻妾中的“富婆”。她原是大名府梁中书的小妾,后来偷带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的一对鸦青宝石,嫁给了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花太监死后,大笔遗产也都留给这对夫妻。花子虚与西门庆是邻居,又是朋友。可西门庆才不管“朋友妻,不可欺”的那套市井伦理,他看上了李瓶儿,两人瞒着花子虚暗中勾搭起来。

后来花子虚因打家产官司被关进了大狱,李瓶儿借口请西门庆说人情,寻门路,拿了六十锭大元宝共三千两银子,装在两架食盒里,由四个小厮抬到西门庆家。李瓶儿另有四口描金箱柜,里面装的是“蟒衣玉带、帽顶绦环、提系条脱、值钱珍宝、玩好之物”,都偷偷运到了西门庆家中。日后花子虚输了官司,变卖住宅还债,西门庆花了五百四十两银子买下花子虚的住宅,用的都是花子虚的钱。

然而李瓶儿的钱财还远不止这些。花子虚死后,李瓶儿决定嫁给西门庆,并资助西门庆修房子、建花园。她告诉西门庆:“奴这床后茶叶箱内,还藏着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你明日都搬出来,替我卖了银子,凑着你盖房子使。”这些香料、水银等物共卖了三百八十两银子,李瓶儿留下一百八十两,其余都交给西门庆。到后来李瓶儿正式再嫁过门时,西门庆又“雇了五六副扛,整抬运四五日……都堆在新盖的玩花楼上”。李瓶儿的到来,大大增强了西门庆的经济实力,从而也使西门庆对李瓶儿比其他妻妾偏爱一筹,以至后来李瓶儿死了,西门庆不仅痛哭流涕,而且不惜花费重金,厚殓厚葬。

这在《金瓶梅》第六十四回“玉箫跪受三章约,书童私挂一帆风”一章中傅伙计与仆人玳安的一番对话可见其中的奥妙。傅伙计在一次闲谈中问起玳安,说道:“你六娘没了,这等样棺椁祭祀,念经发送,也够她了。”玳安道:“一来她是福好,只是不长寿。俺爹饶使了这些钱,还使不着俺爹的哩。俺六娘嫁俺爹,瞒不过你老人家是知道,该带了多少带头来?别人不知道,我知道:把银子休说,只光金珠玩好、玉带、绦环、髻、值钱宝石,还不知有多少。为甚俺爹心里疼?不是疼人,是疼钱!”

其实,玳安说西门庆“不是疼人,是疼钱”,不一定正确,西门庆对李瓶儿还是有一定感情的。但是玳安的话却说出了这个商人出身的西门大官人既好色又好财的本来面目,他娶妻纳妾的原则与策略,就是为了是“财色两得”。

李瓶儿带着嫁妆进门,给西门大官人的私营企业注入了雄厚的资本。此前西门庆只开了个生药铺,本钱有限。李瓶儿过门不久,西门庆不仅开设了当铺,而且插手金融业。以后又涉足纺织品买卖,陆续又开设了绒线铺、绸绢铺、缎子铺,成为当地有名的纺织品经销商。虽然他的所有这些买卖的原始资本,无不打着李氏、花氏,还有孟氏、杨氏的印记,但是,从中却可以看出西门庆算计女人,打造“纳妾致富工程”的智商是一般常人所望尘莫及的。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 博聚网